时代周刊本篇文章1293字,读完约3分钟

“你先走,我跟着你”这是80岁的四川芦山县龙门乡王家村村民陈得荣在20日地震后对湿伴李启琼说的最后一句话。

“老太太瞥了爷爷一眼,说不出话来。 ”孙女陈建芳回忆说。

地震前夕( 19日),在四川省成都打工的次子陈素明夫妇利用周末两天的假期回来了。 上次他们回家是一个多月以前了。

“到的时候晚上十点多,两个老子(当地媳妇叫公公婆婆)睡了”媳妇罗子芬说。 第二天( 20日)不到8点就醒了。 我觉得他们比往常起得早,知道我们回来了,有点兴奋。
罗子芬正要出门去隔壁厨房做面条时,出来的丈夫被邻居打招呼聊天,爷爷也刚离开房间就发生了地震。

“男孩很快回来看女孩,但被墙割破了腿,疼得哭了起来。 另外,叫我们来帮助女孩。 ”。 罗子芬说。

赶到的长子陈林和弟弟一起先救出父亲放在院堤上,马上跳进客厅,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母亲被按在墙下,“砖从头到脚都铺着,几乎看不见人”。

倒在花园水库里的爷爷的左脚和脚踝骨折了,结果被说“骨头突出了”,血止不住,叫了媳妇去救妻子。

直到两个儿子举起沾满灰尘的妻子放在身边,陈得荣才哭了起来。 这时李启琼表面没有受伤,但嘴边流血,孩子询问受伤的情况,她说“到处都疼”。

之后,陈得荣目送妻子用装有水泥的手被送到“斗车”上。 “妈妈搬出去的时候,我们知道她的情况不好,一定受了内伤,父亲说让她先走。 ”陈林说。

在村边等了一会儿,亲切的私家车车主10点左右把李启琼送到了七八公里外的芦山县人民医院。 陈得荣后来被送到了另一辆“板板车”。

媳妇拿着三四床被子铺在医院外面,两个人之间隔开了“两三个人”,都打了吊瓶。

孙女陈建芬发现祖母的伤势越来越差:“输了一会儿液,叫她就没有反应,嘴紧闭着。 大家都在外面,人很多,医生检查不好,所以说跟着警察转院去雅安。 ”。

在旁边照顾父亲的陈素明也被医生说:“在现在的条件下没有毒品,不能接骨,再感染就麻烦了。”

陈得荣知道要转院,对着妻子躺着的方向说:“你先走,我跟着你。”

事实上,陈得荣被安排先转院。 “因为我还能救你”。 让他坐“120”去不久,上午11点10分左右,孙女就摸不到奶奶的心跳了。

“男老子女老子同岁,17岁结婚,1951年男老子入伍,1955年退役,女老子一直在等,两个人感情好,女老子得了风湿病走不动,男老子照顾了30多年。 ”小儿子媳妇罗子芬说。

如果没有地震,这对老夫妇在4月20日大致过得如下: 8点半左右起床洗脸后,老妇人坐在客厅里褪色的、满是绯红色沙子的三个人沙发上,打开电视“听”。 爷爷去早点准备,通常是素面,奶奶的碗不放青椒。 我大约两点吃过简单的午饭。 如果天气好的话,奶奶会去门前院子里的水库和爷爷一起晒太阳。 我不怎么说话。 晚上一起从“听电视”休息到9点左右。

但是如果没有的话。

转院到雅安的陈得荣20日下午从陪同的孩子嘴里得知妻子去世了。

他让儿子告诉电话那头泣不成声的孙女:“办好后事好好送她走,就埋在屋外头的坡上。”(记者 易凌 李来房)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不自然了谁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