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本篇文章6545字,读完约16分钟

 

黄建南,号:妙建。国家一级美术师,擅长油画、国画。全球公益联盟金质勋章获得者,是英国皇家学会(RSSG)成立127年来第一位亚洲籍艺术家荣誉会员,被印度尼西亚皇室赐封为“伯爵”殿下。

黄建南曾历时九年步行三万八千多公里,走遍大江南北、深入大漠乡村,体验生活写生创作,积累了大量创作素材和丰富的绘画经验。2015年以来,黄建南厚积薄发,连续跻身胡润艺术排行榜前十。2019年胡润艺术排行榜排名第四,2020年荣登胡润艺术排行榜第三名,是目前唯一一个油画、国画同时排名前十的画家。在2020年首次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艺术榜》上,黄建南位列第19位。同时,在欧美艺术权威网站artprice的全球当代艺术家500强排名中,黄建南位列第21位,其画作的市场价值和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升。

2020年,黄建南荣获全国学雷锋先进人物荣誉称号,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荣获全国公益慈善十大影响力人物,曾连续两期被聘为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兼职研究员。此外,黄建南还是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理事,“为奥运喝彩”组委会海外艺术总顾问,法国国立艺术家委员会会员,世界低碳城市联盟艺术顾问,法国吉尼市金质勋章荣誉市民,曾获意大利君士坦丁皇家萨克骑士勋章。2020年起,黄建南受邀担任美国“比佛利艺术”高级顾问,是“洛杉矶比佛利LABA艺术节”确立的首位蓝筹股中国艺术家。

 

 

黄建南

2020年10月19日

理查德·韦恩

 

黄建南最新的绘画作品集是一生中追求事实和经验的结晶,他们追求一生中最迫切需要存在的愿景。他作为画家的执着创造了一种视觉语言,通过不断的专注和经验,他决定了一种与亚里斯多德式图式产生共鸣的表达形式,而泰恩则通过这种方式创造了自己的认知。在黄先生的实践中,源于中国水墨传统的多种兴趣和方法的融合以及对西方现代主义能力的理解,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形而上学-绘画的行为本身决定了其认识论或理解体系。

黄建南作品的这种分析,可以通过推动中国丰富而巨大的文化生活的活跃的批判历史得到最好的理解。在整个二十世纪,对“水墨艺术”传统至高无上的质疑一直主导着中国的艺术话语。中国水墨艺术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图像制作连贯传统,在公元400年左右就一直保持着活跃的,自我参照的认识论。从西方引进的新媒体和艺术实践的出现,使这一传统的局限性和条件日益受到挑战。西方影响的必然性,一方面导致了文化保护主义,另一方面又导致了对西方现代主义传统的更加正式和规范的接受。迄今为止,在中国美术学院的课程中都体现了国画和西画的形成,它们在视觉艺术教学中采用了截然不同的方法。中国美术学院将国画和西画分为不同的部门,各有特色。这些独立的艺术语境流也支配着专业领域。值得注意的是,第三种“全球化”或“后现代”艺术的兴起,但并不能直接适用于黄建南的创作,这种艺术在1980年代出现了,不能再用这两个术语来归类。有时,中国艺术家将其称为“实验水墨画”或“石砚水墨”,这是通过使用西方模型同时使用传统绘画工具和材料(例如画笔,墨水和纸张)石砚水墨来实现的中国艺术的现代化。自己也运用了新媒体,并在其特定的实践形式中运用了诸如挪用和机构批判等策略。

善于响应艺术的学术研究考虑了决定我们主体性的持续的文化和历史过程,尤其是当文化对话包含后殖民叙事时。正如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强调的那样,“没有比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阅读更大的尊严。”

迫使我回应黄先生的绘画实践的是,同时扩大了国画和西画的注意力,这引起了一种新的视觉语言,在两种情况下,这种视觉语言都可以被理解为绘画工艺的固有内容,并且通过其典故和符号学条件,对这些定义是非固有的。我的评论与黄先生的绘画空间的变化有关,既有意图的西方现代主义者,又有国画的传统意义,实际上是典故和字面意义。

黄建南先生已经达到了这些方法的融合,并将它们处理成他独特的绘画实践,这已从工作室艺术教育的制度传统中消除了。他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的绘画基于他的个人和自我指导的奖学金,以及他见证中国一生经历的历史性,社会性和政治性变化的同等见识。

未经正式培训的西方艺术家被指定为“局外人”。我经常以为这个词是压迫性的,旨在强化从现代主义的排斥过程演变而来的文化和经济等级制度。我认为,该术语在颠倒时会变得准确。 “内幕”艺术家的动机是寻求更深的体验真实性并将其转化为形式。拒绝制度化的正统观念,取而代之的是对存在感官愉悦的拥抱。黄建南走过路来,很容易追查支持黄建南执业的存在现象。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各地跋涉,他在整个中国的旅程是建立在感官基础上的生活叙事。每天的生活实践充实了他的感官和他的冥想能力。

 

黄建南的绘画源于生活实践。当我们调查它们时,诸如“表达”之类的概念会混淆作品引起同理心的能力。我们常常把表达看作是最终的游戏,是对内在感觉的明确而易读的陈述。通过绘画,黄先生放松了这种优势,并提供了将无法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而不是表达某种特定东西的见解。

黄建南作品的这些特征的承托力是在同一领域共存的一系列绘画创新。通往黄的图片视觉是我们经过的巨大扩展。当像场漂浮和起伏时,我们的感觉被提醒注意零重力的高度和可能性。黄先生作品中的振动与表面,油漆的触感以及其动态处理如何记录真实而自发的能量有关。是个性化的直接性,形成一种形式。矛盾的是,这种非客观的绘画过程也成功地传递了图像。黄建南的记忆和他基于现象的知识的积累,并非以直接的指称协调为依据,而是以各种形式化的过程为前提。黄先生的绘画具有宇宙学意义,唤起了宇宙及其多维无限性。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会根据对画图表面质量的认识来调整与画图平面及其错觉的空间关系。黄建南展现了无限的崇高和闪闪发光的边缘。

 

《黄建南-表达大师与视觉语言艺术》

作者: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理查德·韦恩(Richard Wearn)教授

 

黄建南最新的绘画作品集是一生中追求事实和经验的结晶,他们追求一生的愿景,即最迫切需要将其描述为存在的。他作为画家的执着创造了一种视觉语言,通过不断的专注和经验,他决定了一种表达形式,与亚里士多德的图式产生共鸣,后者通过技术创造了自己的认知。在黄先生的实践中,源于中国水墨传统的多种兴趣和方法的融合以及对西方现代主义能力的解读,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形而上学-绘画本身就决定了自己的认识或理解体系。 。

对黄建南作品的这种分析,可以通过推动中国丰富而丰富的文化生活的活跃的批判历史得到最好的理解。在整个二十世纪,对“水墨艺术”传统的至高无上的质疑一直主导着中国的艺术话语。中国水墨艺术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图像制作方法,在公元400年左右就一直保持着活跃的,自我参照的认识论。从西方引进的新媒体和艺术实践的出现,对这一传统的严格性和条件提出了越来越多的挑战。西方影响的必然性,一方面导致了文化保护主义,另一方面又导致了对西方现代主义传统的更加正式和规范的接受。迄今为止,在中国美术学院的课程中都体现了国画(中国画)和西画(西画)的形成,它们对视觉艺术的教学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方法。中国美术学院将国画和西画分为不同的部门,各有特色的课程。这些独立的艺术语境流也支配着专业领域。值得注意的是,第三种“全球化”或“后现代”艺术的兴起,但并不能直接适用于黄建南的作法,这种艺术在1980年代出现了,不能再用这两个术语来归类。有时,中国艺术家将其称为“实验水墨画”或“十堰水墨”,这是通过使用西方模型同时使用传统绘画工具和材料(例如画笔,墨水和纸张)来实现的中国艺术的现代化。十堰水磨自己也运用了新媒体,并在其特定的实践形式中运用了诸如拨款和机构批判之类的策略。

 

善于回应艺术的学术研究考虑了决定我们主体性的持续的文化和历史过程,尤其是当文化对话包含后殖民叙事时。正如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所强调的那样,“没有比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的阅读更大的尊严。”

使我对黄先生的绘画实践做出回应的是,国画和西画同时关注的扩大,这产生了一种新的视觉语言,在两种情况下,这种视觉语言都可以被解读为绘画工艺的内在因素,并且通过其典故和符号学条件,对这些定义是非固有的。我的讲话与黄先生的绘画空间迭代有关,既有意向的西方现代主义者,又有国画的传统意义,实际上是典故和字面意义。

黄建南先生已经达到了这些方法的融合,并将它们处理成他独特的绘画实践,这已从工作室艺术教育的制度传统中消除了。他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他的绘画基于自己的个人和自我指导的学术见识以及他对中国一生经历的历史性,社会性和政治性变化的见证而得到同等的见识。

未经正式培训的西方艺术家被指定为“局外人”。我经常认为该术语具有压迫性,旨在强化从现代主义的排斥过程演变而来的文化和经济等级制度。在我看来,该术语在颠倒时会变得准确。 “内幕”艺术家是通过寻求更深的体验真实性并将其呈现为动机的艺术家。拒绝制度化的正统观念,取而代之的是对存在感官愉悦的拥抱。黄光裕走过路来,很容易追溯到支持黄光裕执业的生存现象学。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各地跋涉,他在整个中国的旅程是建立在感官基础上的生活叙事。每天的生活实践充实了他的感官和他的冥想能力。

 

黄建南的绘画源于生活实践。当我们调查它们时,诸如“表达”之类的概念会混淆作品引起同理心的能力。通常,我们将表达视为最终的游戏,是对内在感觉的明确且易读的陈述。通过绘画,黄先生放松了这种优势,并提供了一种将无法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而不是表达某种特定东西的见解。

黄建南作品的这些特征的承托力是在同一个领域中共存的一系列绘画创新。通往黄的图片是我们经过的巨大扩展。当像场漂浮和起伏时,我们的感觉被提醒注意零重力的高度和可能性。黄先生作品中的振动与表面,油漆的触感以及其动态处理如何记录真实而自发的能量有关。是签名的直接性,形成一种形式。矛盾的是,这种非客观的绘画过程也成功地传递了图像。

黄建南的记忆和他基于现象的知识的积累,并没有以直接的参照协调为基础,而是以各种形式化的过程为前提。黄先生的绘画具有宇宙学意义,让人联想到宇宙及其多维的无限性。在任何时候,都根据我们对画作的表面质量的认识来调整与画图平面之间的空间关系及其寓意。黄建南将无限的崇高和闪闪发光的边缘表达出来。

 

 

 

 

 

 

 

 

 

 

 

 

 

 

 

 

《景观中的活力:黄建南的艺术》评论文章。

作者:美国;詹姆斯·戴钦(James Daicheint)博士/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的洛马拿撒勒大学的学院院长

从柔和的电子风景到中国传统水墨画,北京艺术家黄建南(生于1952年)对实验或大胆使用色彩并不陌生。 Huang接受了传统毛笔绘画技术的培训,并使用该技能作为实验方法的基础,以构建更接近科幻小说而不是现实的风景。 黄建南在画布上对自然的热爱成为一种感官体验,因为他在这些结构化的场景中添加了抽象,从而使某些事物比某个特定的地方更接近于记忆或回忆重要的时刻。

对黄建南的景观进行的一项调查包括沙漠,山脉,河流和田野等几乎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分布的位置。一贯的柔和的气氛和笼罩在他许多作品上的泡腾的阴霾使人联想到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块状形式,漂浮在互补色之上,似乎几乎以一种神秘的方式相互推开。这种看似简单的质量足以吸引观看者,并迫使他们考虑这些相互叠加的抽象质量,并在每幅图像中结合起来形成一种脾气或色调。

Cascade etrivièreaux arbres,2016年

绘画《 Lac auCrépuscule》(《黄昏湖》)通过形成层次感的颜料层达到了深度。但是,黄的背景图像很难具体体现出来,因为蓝色和橙色的阴影会形成一条视线,视线会根据观看者的注意力集中在视线中或消失。景观中散布着更精致的有机植物,还有一些骆驼的存在使我们有一种分寸的感觉,也有一些关于景观场所的潜在想法。然而,模糊的标题和该区域的细微暗示暗示着,该图像不仅仅是简单地描绘位置。取而代之的是,这些颜色融合在一起,暗示着太阳离地球太近了,而湖泊的凉爽和低云层的形成恰恰相反,这似乎限制了我们看清事物的能力。

拉克奥克雷普库斯(Lac auCrépuscule),2020年

相比之下,梦中的歌谣《梦中的歌谣》(Ballad in Dreams)超越了现实主义,并随着黄的形式变得越来越宽松和更具姿态性而进入了幻想。在这里,前景就像一幅抽象的表现主义绘画。随着景观的消退,它以醒目的轮廓线风格化,捕捉了粉红色的悬崖和多岩石的黑色山脉。这些截然不同的样式之间由一条河流隔开,这些河流在这些截然相反的样式之间延伸,好像在承认它们之间的差异。着眼于绘画的笔触展现出抒情的质感,就像形状围绕着作品底部飞舞的舞蹈一样。这是一种宇宙舞蹈,可以吸引观看者进行运动,但可以使他们与手臂保持一定距离,并充满似乎不稳定的能量。除了这些可燃的元素集合之外,风景还具有超现实主义色彩,让人想起超现实主义运动,而在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Dalí)或马克斯·厄斯特(Max Erst)的绘画中可能会发现一个世界。从内部看风景,有秩序的框架元素,但艺术家的视野清楚地决定了细节。

梦中的歌谣,2020

水墨画是最古老的艺术制作方法之一,它利用黑色调来引起人们对所代表主题精神的关注。在中国,水墨画具有富丽堂皇的传统,经常因其对线条,形式和空间处理的谨慎使用而与诗歌相提并论。传统水墨中发现的许多思想在亚瑟·卫斯理·道(Arthur Wesley Dow)传播的美国艺术与手工艺运动中得到了运用,并在美国的基础艺术和设计教育中变得司空见惯。这些概念中最重要的是将线条和颜色结合起来以创建和谐的构图的重要性。书法是和谐作法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它使用相同的黑色墨水,但是通常比绘画具有更长的历史。直到宋代(960-1127年)时,书画才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黄建南的作品一直保持着这种联系。

黄的书法实践强调了文字在中国传统中的重要性。书法上看似抽象的线条和形式只是存在的成千上万个汉字的样本。这些符号传达的不仅仅是简单的单词,而且还可以包括能量或活力之类的特征。画笔的简单加上解释的复杂性,使行书“上善若水”具有动态的含义,其中的书法可以解释为“最高的善品就像水,地球的状况是接受的奉献。”在这些精心构造的符号中,笔触具有一定的顺序,每个字符都有其自己的个性和无数的含义,具体取决于使用笔刷制作每个标记的方式。

行书“上善若水”,2019

众所周知,二十世纪中叶的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崇尚中国书法,这是黄光复教育和专业工作的一个方面,当他重新审视他的风景时可以看到这一点。正如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或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这样的艺术家将自己的情感嵌入画布上各自的标记中一样,黄建南同样为每笔绘画注入了丰富的历史,符号学和表达方式。与其想象他的风景是真实的事物,不如想象一下高草丛的短暂气味或当热空气被困在树林中时人们在皮肤上感到的潮湿。远非学术传承,而是黄建南用形式和色彩百科全书将他的画作分层时产生的短暂感官。

鉴于黄建南对书法的热爱和对均衡构图的偏爱以及扎实的基础,人们可以看到结构在他的作品中如何变得非常重要。由于每个书法符号都代表着如此多的含义,黄建南的风景成为一种民间传说,可以逐行拉开,然后再次组合以充分享受自然风景。早期的绘画风格与画家的观念相结合,使人联想到元朝(1279-1368年)和心灵风景的出现,这种风景将感觉与传统技巧融合在一起。从悬在湖上方空气中的露水,到在大气层中岩石脊之间向上流动的清脆空气,自然力量在每种景观的内部和外部力量的共同作用下都向前进。随着黄建南继续耕种一个想象中的世界,他似乎渴望一个可以邀请所有人参加的想象中的静修之地。

G. James Daichendt是艺术史教授,艺术评论家,还出版了包括Robbie Conal(2020)在内的几本书:《街头风:游击艺术的35年历史》;肯尼·沙夫(Kenny Scharf):《神话的缺失》(Absence of Myth)(2016)和谢泼德·费尔雷公司(Shepard Fairey Inc.),艺术家/专业/范德尔(2014)。他拥有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和波士顿大学的学位,并担任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的洛马拿撒勒大学的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