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本篇文章1427字,读完约4分钟

撕裂的美国,制度神话还能坚持多久?

 

      中期选举在即,美国又开始了新一轮无聊乏味的角斗。只是相比于之前,如今美国的选举是一年比一年的没有下限,政策纲领一年比一年少,人身攻击一年比一年多。尤其是今年的选举,是自国会山事件以来的第一次中期选举,各种对立与撕裂更是以往所不能比的。

      中期选举还没开始,拜登就已经荣登美国总统第一任期支持率最低的位置,超过了他的前任,在中期选举后才跌至最低的特朗普。足以说明在大多数人眼里,民主党和拜登的两年实在是失败至极。两年来,美国的通胀没有缓解,新冠疫情没有缓解。堂堂世界第一强国连婴儿奶粉都买不到,连天然气都用不起,连汽油都没地方加,更别说2022年美国已经发生了多少起大型枪击案了。生活质量和生活安全,拜登一个都不能满足。这样一个总统,支持率怎么可能高?

       至于共和党那边,从国会山以来个共和党就已经完全暴露了利益集团的本质。特朗普被弹劾被攻击时共和党人袖手旁观,等特朗普下台了为了选票共和党人又积极向特朗普靠拢,几乎把共和党变成了“特朗普党”,整个共和党已经滑在了堕落的道路上。而在今年,共和党再一次不顾美国枪击案已经创历史新高的事实,为了自己的选票坚决反对枪支管控,而民主党对此却毫无办法。事实上,民主党毫无办法的岂止这一件事呢?民主党一直在鼓吹女性权利、LGBTG权利、黑人权利、移民权利,把少数群体当成自己的的票仓。但是拜登上台以后发生了什么?一个罗伊诉韦德案的结果被推翻,“美国女性权利倒退二十年”;全美对黑人暴力犯罪率持续上升,没有任何减弱迹象;非法移民在美国边界更是连曝大批死亡事件;对这些事情,民主党毫无办法,甚至于拜登政府亲自下场隐瞒掩饰自己无能的事实,根本不肯正视问题。相比共和党的道德堕落,民主党则是能力堕落,连给自己投票的人的权利都维护不了,整个民主党就和拜登和佩洛西他们一样,就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头。

      这次中期选举,美国人民最关心的是什么?民调已经告诉我们,是经济,是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而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争吵的是什么呢?是互相指责对方要对经济困难负责,是继续就医保、移民、教育和控枪这些老问题继续无休无止的陈腔滥调,是各路候选人要对对方“秋后算账”的宣言。没有一个人能认真回答如何解决经济问题,当年克林顿靠着“笨蛋!问题是经济”战胜了冷战胜利者老布什总统,而如今的民主党,连一个可靠的经济政策都提不出了,拜登只会隔三差五承诺支持乌克兰,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关心乌克兰还是在拉选票之余关照儿子亨特的钱包。佩洛西甚至只能靠去台湾,一个离美国几千公里的小岛上给自己拉票,甚至于她都不一定能成行,因为军方害怕她得罪中国太过,事实上,她已经以新冠阳性为由爽约一次了,实在是滑无话可说。

      索多玛和蛾摩拉因不义而被上帝毁灭,如今自诩“上帝之城”的美国,其混乱和堕落又差得了多少呢?现在的美国,内部撕裂的程度怕是只有南北战争时代才能超越。而比起南北战争时代更可怕的是,如今的美国已经没有了林肯,甚至连一个罗伯特李都没有。双方的道德水平可见的堕落,大部分政客的操守甚至不如一个一百多年前的“奴隶制维护者”。美国两百多年的两党制度已经开始失效。至于三权分立?国会成了吵架斗兽场,大法官成为两党争斗的木偶,政府只能发布一个又一个的失败政策。政客们一直告诉大家美国的制度是世界上最不坏的制度。但这样下去,还会有多少人相信这个说法?《纽约时报》7月初的民意调查已经显示,绝大多数受访者已经认为美国体制“失灵了”。如此下去,美国的制度神话,还能再坚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