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本篇文章1535字,读完约4分钟

改变粮食大县“要饭财政”的现状,建立多方位、新型、高标准粮食生产区域利益补偿机制

根据吉林、江苏、河南等粮食大省的调查,国家提高了政策支持力度,但粮食主产区财政资金的紧张状况没有改善。 粮食主产区粮食生产越多,经济越落后,陷入“粮食大省、经济弱省、财政贫困省”的怪圈。

我国粮食生产越来越集中在粮食主产区。 近十年来,全国粮食增量的91%来自13个粮食主生产省。 但从收入来看,除辽宁、江苏、山东三个沿海省外,其余10个主生产省(区)的人均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88%,人均财政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77%,农民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水平 13个粮食主生产省(区)人均财政支出为6136元,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80%。
农业专家和基础农业工作者担心,如果粮食产区财政资金紧张状况不长时间改善,就会影响粮食的积极性,缓和粮食生产,影响国家粮食安全。 为此,专家们建议尽快完善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的长期机制,提高对粮食主产区的财政转移支付力,健全和完善粮食主产区的金融支持政策。

粮食大县“饭难”

刚上任的吉林省农委主任李国强曾经是粮食生产冠军市榆树市的市委书记。 榆树市是全国第一个粮食大市,人均财力为3000元,只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3。 李国强说:“榆树市黑地抓油,插筷子发芽,把这里的土拉到别的地方是肥料,这么好的黑地浪费,蚕食都是罪”,但大粮仓不改变榆树农业大县、工业小县、财政贫困县的面貌,自己吃。

河南省人均财政支出为4516元,其中89个粮食大县人均财政支出为2183元,少于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 河南省排名前15的粮食大县财政支出人均1581元,低于89个县。 这证明了粮食生产有很多贡献,财政越恶化,河南信阳市委书记郭瑞民说:“粮食调用区实际上承担了提高土地资源、淡水资源、劳动力资源,迅速发展工业经济的机会价格。” 除河南外,13个粮食主生产省(区)中,黑龙江、吉林、内蒙古、江西、安徽也是粮食调用省(区)。

“农民致富的‘非农化’、高效农业‘非粮化’、江苏省兴化市粮食食品局副局长章存康,即使在很小的地方,水产养殖面积、道路行驶距离、招商引资新现场、新楼盘大幅增加的情况下,也编造三农数据欺骗中央领导人,结果

“随着粮食产量的增加,主产区的负担越来越重,有助于国家粮食安全,地区的现实利益受损。 》吉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王守臣曾任主管农业的副总督。 他从13个粮食主生产省(区)的部分数据中发现,中国地区人均财政收入、人均gdp、地方城市化水平、地方人均纯收入等指标均与人均粮食产量呈明显的负相关关系。 也就是说,越是粮食大省,财政收入越少,经济落后,城市化水平下降,农民人均纯收入越低。

近年来,国家实施粮食大县奖励政策,对缓解县级财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政策力量不足,从根本上调动地方政府的粮食积极性并不容易。

一位粮食大县县委书记说,粮食大县消耗大量能源生产粮食,牺牲大量快速发展机会的价格,维持国家粮食安全,只能得到微薄的利益补偿,粮食主产区经济落后,财政状况困难,公共服务

在粮食价格低、税收贡献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对地方政府来说,大量的资金投入很难拉动gdp的增加和税收的增加,必然会影响抓粮食的积极性。 另一方面,粮农组织期待政府增加投资,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 江苏省高邮市八桥镇金港村粮食大师潘钻友说:“不管怎样,我们是靠天吃饭的农业,我们家承包了150亩田地,如果有一年的灾害,很难翻身,帮助政府种粮食大师打井,排水沟。 这里的田地干旱和浸水确保田地的话,粮食产量就会大幅增加。 ’”

123下一页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不自然了谁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