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本篇文章1372字,读完约3分钟

有一个蹒跚学步的粉红色粉红色荷叶边连衣裙。系扣红色鞋,开cut。透明和海泡沫的彩色酒瓶。
在大屠杀期间被遗忘的生命遗迹,是纽约市犹太遗产博物馆举办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展览中的700多个对象之一。
该展览原定于1月结束,但在接待了100,000多名参观者之后,展览延长至2020年8月。

展览的一位负责人路易斯·费雷罗(Luis Ferreiro)说:“不幸的是,拥有那双鞋的那个女人,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那些物体是唯一幸存下来的东西。其他所有东西实际上都是风中的灰烬。”
展览的参观者中约有40,000是纽约公立学校的学生,他们成群结队地观看了这些物体背后的故事并直接从幸存者那里听到。总共约有55,000名学生。
自2018年以来,纽约市面临的反犹太仇恨犯罪数量增加了63%,涉及从故意破坏到袭击的各种事件。1月份,该市教育局扩大了与博物馆的合作伙伴关系,为12岁及以上的公立学校学生及其家人免费入场。
该部门还将与一些地区学校紧密合作,为博物馆实地考察提供八年级和十年级课程。官员们说,他们希望展览从过去的经验教训可以对目前产生回响。
纽约市仇恨犯罪办公室执行主任黛博拉·劳特(Deborah Lauter)表示:“我们发现纽约市的万字破坏行为令人震惊,这导致了大量的反犹太仇恨犯罪。” “通过研究大屠杀,学生们学习了这个符号的含义以及刻板印象,偏见和歧视可能导致的后果。”
对抗仇恨
研究人员发现,2018年10月,枪手在匹兹堡的一个犹太教堂杀害了11人,在全世界范围内反犹太主义行为正在稳步上升。在此之前,欧洲对定型观念的担忧促使进行了2018年CNN / ComRes调查。五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犹太人对政治和媒体的影响力过大,同样的人数将犹太人的行为归咎于针对他们的反犹太主义行为。
展览的文物,视频和故事解释了反犹太情绪如何导致纳粹谋杀了数百万犹太人。研究人员估计,仅奥斯威辛集中营就有大约100万犹太人被谋杀,还有超过100,000名波兰人,俄罗斯士兵,罗姆人,LGBTQ人,政治异议人士以及纳粹认为“不受欢迎”的任何人。
谋杀的终结恰好是75年前的1945年1月27日,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国际大屠杀纪念日将在全世界纪念这一周年纪念日。
费雷罗说:“奥斯威辛集中营是一生,所有这些故事都汇聚在一起,其中大部分被带离地球的地方。” “现在正好相反。”

费雷罗(Ferreiro)是一家家族企业Musealia的董事,该家族以成功的“机构……展览会”而闻名。
2013年,费雷罗与大屠杀专家罗伯特·扬·范·皮尔特(Robert Jan van Pelt)取得了联系,说服他一起 在一次巡回展览中讲述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故事。他们的团队与奥斯威辛-比克瑙州立博物馆合作,将奥斯威辛背后的故事带给了可能永远不会参观波兰集中营的观众。他们打算给大屠杀带来新的焦点-死亡,是的,但也生命。
范佩尔特(van Pelt)刚开始与费雷罗(Ferreiro)合作时,他说他认为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教训是不可磨灭的。他得知自己错了。
范佩尔特说:“纳粹主义是一个事实,即真假之间的区别不再重要。” “我们又回到了约瑟夫·戈培尔(Joeb Goebbels)和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和[赫尔曼(Hermann)Göring)和海因里希(Heinrich [Himmler])承认自己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