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本篇文章7800字,读完约20分钟

“大红袍”画集,是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为在美术界享有崇高地位和声望的大师级人物,量身定做的一种高规格画集。它对作者的艺术造诣和创作水平要求很高,具有很强的严肃性和学术性。是全国最具影响力的美术画集。它是我国艺术界的一个神圣的存在,被誉为“画坛史册”,更是无数艺术家的终极梦想。而能被“大红袍”收录并出版专属画集的画家,就被称为“大红袍画家”。中国从事绘画书法艺术三百万人左右,每年入选“大红袍”画家3至5人,不足1/60万。2022年,逍遥画派创始人、四川著名画家袁竹成为这60万分之一中的幸运者,入选“大红袍”画家,由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袁竹》,成为新时代山水画的里程碑和艺术标杆的代表。

在画坛有句名言:“生入美术馆,死入大红袍”,这里说的美术馆,就是“中国美术馆”;大红袍是“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画册集”。但凡中国的画家,活着的时候都想在中国美术馆办展,死后希望进入特定的书画册集。以此为毕生的职业荣誉!同时,这也是中国画家的“最高身份”的象征!红袍画家有: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徐悲鸿、李可染、范曾、黄胄、吴冠中等!这些“学院派画家”的作品都已不是普通人能够收藏得起的。

“大红袍”是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和《中国当代名家画集》两套大型系列画集的业界美称。“大红袍”的出版始于20世纪90年代,先后推出20卷《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共收录包括任伯年、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李可染等20位名家作品。在中国台湾地区以繁体字印制出版,面向全球发行,风靡一时。在大陆则以简体字发行,同样引起巨大社会反响。“大红袍”的品牌与口碑初步形成。至2022年8月,这一系列画册已经累计出版200多种,完全树立了“大红袍”在业界的口碑。

因为这两套画集“以其宏大的选题规模,精湛的编辑、设计、印制水平”,加之其函套外表是庄重的红色,久而久之被我国美术界称之为“大红袍”。二十多年来,人民美术出版社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大红袍”系列每年都有新的选题推出,影响力逐年递增,成为美术出版界大型系列画册出版的一个里程碑和艺术标杆。

经过多年的打造、磨砺与品牌经营,“大红袍”越来越受到业界的认可。美术界、收藏界和读者也因为“大红袍”系列严格的遴选标准和孜孜以求的艺术品质追求,而把能否进入这个系列作为衡量一位画家艺术造诣的学术标杆。很多画家以把能入选“大红袍”系列视为自身艺术生涯中的大事。

“大红袍”系列每年都有新的选题推出,影响力逐年递增,成为美术出版界大型系列画册出版的一个里程碑和艺术标杆。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能查到的艺术大家的大红袍画集共200多本,对比仅中国美术家协会这一机构会员就有15500多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因而,可想而知的是,能够出版大红袍的艺术家的级别之高。

“大红袍”系列画集定位为收录中国美术史上最著名、最重要的、具有学术性、艺术性和影响力的个人作品集。凭借严整的规制、宏大的选题、精湛的编印水准……对艺术的虔诚追求和评选的万里挑一,自然赋予了大红袍系列画集的权威参考价值,可谓是中国艺坛“价值风向标”!

凡是能够入选大红袍的艺术家必是国宝级艺术家,可以说,能入选大红袍的艺术家们,他们的作品无疑是“一个时代永恒的经典”。那么,到底哪些艺术家入选了“大红袍”呢?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吴昌硕(1844年8月1日-1927年11月29日),原名俊,俊卿,字昌硕,别号缶庐,晚年自称吴字,浙江安吉人,中国清末民初的篆刻家,在绘画、书法、篆刻上都是旗帜性人物,与任伯年、赵之谦、虚谷齐名为“清末海派四大家”,“文人画最后的高峰”。齐白石、王一亭、潘天寿、陈半丁、赵云壑、沙孟海等均得其指授。作品《花卉十二屏》曾在北京保利拍出2.09亿。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字渭青,号兰亭,生于湖南长沙府湘潭(今湖南湘潭),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作品《山水十二条屏》以加佣金9.315亿元成交,是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黄宾虹(1865年1月27日-1955年3月25日),初名懋质,后改名质,字朴存,号宾虹,出生于浙江金华。近现代艺术巨匠、书法家,山水画一代宗师。与齐白石并称“南黄北齐”,其作品对中国画坛影响巨大。《黄山汤口》曾在中国嘉德2017春拍中拍出3.45亿。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徐悲鸿(原名徐寿康,1895年7月19日-1953年9月26日),江苏宜兴市屺亭镇人,毕业于巴黎国立美术学校,中国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者,与张书旗、柳子谷并称为画坛的“金陵三杰”,提出了《中国画改良论》,所作国画彩墨浑成,尤以《奔马》享名于世。明确的现实主义艺术风格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独树一帜。其作品《九州无事乐耕耘》在11年的保利秋拍以2.66亿成交。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四川内江人,中国泼墨画家,书法家,“大风堂派”的创始人之一,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泼墨画工之一,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张大千名作《桃源图》在2016年的香港苏富比春中拍出2.27亿。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何海霞(1908—1998),初名何福海,字瀛,和赵望云、石鲁合誉为“陕西三杰”,共同创立“长安画派”;用自己一生的艺术实践为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09年5月30日,何海霞晚期的金碧山水——《泰山雄姿》(镜心),最终以296万8千元人民币成交。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吴冠中(1919年8月29日-2010年6月25日),江苏宜兴人,毕业于巴黎国立高级美术学校,当代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法国文艺最高勋位”和“巴黎市金勋章”得主,二十世纪现代中国艺术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终生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及中国画现代化之探索,独创的“彩墨画”独树一帜,与朱德群和赵无极被誉为“留法三剑客”。作品《松石相映》2018年5月29日于香港佳士得中国近现代画拍卖中售出,成交价5,140,000港元。

入选“大红袍艺术家”之范曾,其作品市场成交率高达90%,是中国当代大儒、思想家、书画巨匠、文学家,现为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院长、南开大学和南通大学惟一终身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多元文化特别顾问”。1995年春拍到2003年春拍,各大拍卖行共上拍范曾的作品235件,成交195件,成交率高达90%。近几年范曾的绘画市场人气指数骤涨,价格不断攀升。

大红袍自出版以来,相继推出了近现代至当代中国画坛各时期重要艺术家的代表作品系列,对中国艺术作出了巨大贡献并成为公认的具有影响力的图书品牌。更因其学术性和权威性,长期以来备受美术理论研究者和专业艺术爱好者的推崇。学术界以能否入选“大红袍”来评判一个画家的艺术高度!收藏界以收藏“大红袍”系列作品为最高荣誉!艺术市场上“大红袍”作品相比一般作品价格高出好几十倍!凡是能够入选大红袍的艺术家,其作品无一不在后市拍卖上屡破天价!被艺术品市场誉为中国艺坛“价值风向标”!“红袍一上,千万起藏!”,事实上何止千万,很数“红袍画家”作品价值早已过亿。

《大红袍》作为国家最顶级、最权威的画册,代表着画坛至高荣誉。凡入选大红袍的艺术家,必是国宝级艺术家,必是对中国美术界做出突出贡献的佼佼者。

凡是入选大红袍,其作品必创价值神话。学术界以能否入选“大红袍”来评判一个画家的艺术高度。收藏界以收藏“大红袍”系列作品为最高荣誉。艺术市场上“大红袍”作品相比一般作品价格高出好几十倍,凡是能够入选大红袍的艺术家,其作品无一不在后市拍卖上屡破天价。被艺术品市场誉为中国艺坛“价值风向标”,“红袍一上,千万起藏”,事实上何止千万,很数“红袍画家”作品价值早已过亿。

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大红袍画册《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袁竹》便是其中代表之一。

《大红袍》作为国家最顶级、最权威的画册,代表着画坛至高荣誉。凡入选大红袍的艺术家,必是国宝级艺术家,必是对中国美术界做出突出贡献的佼佼者!其作品必定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乱世黄金贵,盛开兴收藏!如今,国泰民安,书画艺术品收藏市场迎来了勃勃而生的新气象。遥想四十年前,香港收藏家以不遗余力收藏画坛先锋们作品,当时入手时区区数千元,到现在已经溢价百倍千倍,这实属收藏的奇迹。凡收藏艺术品,特别是绘画作品,开山之作就是价值洼地,袁竹大师的早期作品,流进实力藏家手中,其时价格已经不扉,但是现在溢价也是百倍千倍的现实!

国内主流拍卖行,从四川八益到北京传世水墨、东兴瀚海、开禧国际、保利厦门等机构转手的逍遥代表作品,比如《高山飞瀑》《龙盘虎踞》等等,已经价格攀升到百万以上。国内艺术品市场成交的作品,在国际市场再次迎来水涨船高的升值劲头,作品在美国杜邦、英国罗素、匈牙利中欧国际拍卖公司展拍,价格以欧元、美元计亦是百万以上。袁竹作品在其市场价值上,如一匹黑马横越旷野,升值潜力路虽遥,马力无穷,这是逍遥画在创造文化巅峰的同时所生成的价格附加值!

当下,人们对逍遥画派的作品有着必要收藏的认知!收藏体系里,没有逍遥画,是不完整的,这是收藏界的共识。两月前《龙盘虎踞》一件,曾经参加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之前,从149万元的估价,一路高追超一百七十万而不能止,现在此件作品在实力藏家手里,莫论价格,就是看上一眼,也是藏这所不舍!价格决定价值,价值就是品质!逍遥作品升值潜力,真实可证!这种高估量、高收藏值的现象,在当代画家体系中唯此一家,别无他人!以一个人之雄才,支撑起当代艺术作品的半壁江山,袁竹不愧是为市场造福的第一人!独一无二的画作价值,若再经一个世纪的流转,一定会开创价格攀升的新历史!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作为“大红袍”画集的出版社,是一家专业出版画册的全国优秀出版社。建国以来,在艺术界有很大的影响力。长期以来,策划、编辑制作的国内多部大师专辑受到同行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声誉,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出版单位之一。

综上所述,“大红袍”的入选是画坛最高荣誉。入选“大红袍”的艺术家必须是国宝级艺术家和中国艺术界的杰出贡献者,他们的作品是艺术界、收藏界的价值风向标和引领者。

袁竹:具象与意象交融 佳境与情感生辉

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主任 桑 干

画画对画匠而言,那是一门手艺,混口饭而已,然而,对艺术家而言,那则是一门学问,终其一生去探索。袁竹沉浸于艺术的世界,几十年笔耕弄翰,倾情丹青,一笔一画都是精神往来于天地之间的道场,一处微妙的色彩、一处光影的变幻都是听禅养心的净土,诠释着一生的追求。

袁竹出生在四川德阳市,那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那里既有“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的三星堆文明,还有三国蜀汉遗迹白马关和全国四大年画之一的“绵竹年画”。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钟灵毓秀的人文环境中滋养,袁竹自幼喜欢传统文化,更喜欢绘画。青少年时期,他就心追手摩传统绘画,心驰神往先贤神韵。人生的跌宕与迂回伴随着对绘画艺术的渐进、渐变、渐悟,他愈加难以割舍对绘画的夙愿。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为了解决一处笔墨问题,反反复复锤炼技法,一遍遍参悟古人样式,有时,为了一处色彩的关系,一处生动的神形,他甚至废寝忘食,夜不能寐,每有会心之时,便抚掌跳跃,几近痴迷。那些年,他纵览了古今画理画论、游历了世界艺术,一次次与古人神会,一次次和前贤握手,袁竹常常感受到醍醐灌顶般的顿悟,在顿悟的加持中,他锤炼出深厚的笔墨功力,也形成了独具一品的艺术姿貌,既有别于古人,又有别于今人,演绎了别样的风神。

袁竹的作品曾在北京、成都、河北、安徽……, 以及美国德州达拉斯等地举办展览,反响热烈,好评如潮,也有很多作品或出版发行,或被国家级媒体报道转载,备受赞誉,引起专家、学者的关注。在参加国内、国外展览的过程中,他获奖丰厚,诸多殊荣。当然,袁竹的作品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收藏者眼中的瑰宝、成为国家级文化殿堂和文化美术机构争相追逐的对象,据不完全统计,他有300多幅作品先后被国际要员、达官显贵、贾商巨胄,以及美术馆收藏。袁竹那高旷清幽、引人入胜的山水常常叩击着大众的审美本能,引起大众共鸣,大众也馈赠他“逍遥画派的创始人”的称号,同时,袁竹还被很多单位聘为院长、副院长等等职务。一切光环都是对袁竹勤于笔耕而取得突出成绩的褒奖,也是对他那执拗,又似若痴迷的艺术精神,所给予的最佳肯定。在袁竹诸多赞誉和殊荣面前,不做过多赘述,笔者抛砖引玉、投砾引珠,谈谈他的艺术。

与很多荣誉相比,最让袁竹值得骄傲的事,莫过于他的作品,因为,每一幅作品都带着丰富的内涵,有挣扎、困惑,也有畅然、喜悦,每一幅作品也都似若默默倾诉着缕缕不绝的心语,静静地表达着情感跌宕的人生。

宣纸上,妙笔生花,画得真实,很容易,画得美,则实非易事,然而,不易才体现高度,美才能深入人心。袁竹画的岂非一个“美”可以说的明白?又岂非高度可以讲述的清楚?飞瀑流泉、层林尽染、山石清奇、江河浩渺,……, 面对作品,犹如身临其境的真实,然而,如果把袁竹的绘画仅仅局限于真实,那就偏颇了,那也就确实不知其真意了。事实上,袁竹的画并不以真实取胜,更不把照片式的“精工细作”奉为最高追求,他的画意在巧趣、意在神韵、意在清幽。袁竹讲究笔简而气壮,景少而意浓,他的画,晨曦晓烟、骄阳初蒸、苍山如翠、碧树欲滴、聚散交融、景象变幻,万里江河出其秀,千里山水尽其妙,清幽绝胜的的意境总能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那里仿佛孕育着老庄哲学、孕育着孔孟之道,又似若孕育着欲说还休的人生修为。那是登堂入室的艺术姿态、是艺术真谛与生活感悟的结晶。

袁竹之所以不过多地把精力停留在照片式的具象上,那是因为,照片的功能早已代替了写实的技巧,如果当代画家依然停留在写实上,进行描摹,与照片争功,那么,画的越逼真,越失去艺术的本体,画家越没有存在的价值。袁竹深谙其道,几十年之前,他就把目光聚焦于具象与意象的结合,甚至把西方抽象元素与写实元素进行融合,所以看袁竹的作品,不管是鸿篇巨制,还是尺牍小品,也不管是远观,还是细品,他的画都有一种遥不可及的空灵,远观如千里之远,近视又不离座外,笔精写着具象,墨妙染着意象,彩与墨的交融构建成四时朝暮的世界,神妙如动,物态融洽,江山如画,画比江山还美。袁竹以跃居殿堂者的姿态,通过高超的笔墨,搜尽奇峰打草稿,把自然之美与胸中之美进行情景交融的酝酿,让天地精华与笔墨色彩互生和谐,去构筑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峰峦叠现,烟江远壑,林木幽居,风波迷离,具象与意象交融,佳境与情感生辉。

纵览《春到人间草木知》《新征程》《洪瀑》《朝阳》《红树醉秋色》《向前》《山乡巨变》等等作品。袁竹善于发挥彩墨交融的画面效果,他以枯、湿、浓、淡的笔墨技巧把墨分五彩的韵味运用到极致,让浓中有淡、淡中有浓,画面虚实相生,黑白交替,又元气生发,墨气淋漓。同时,袁竹还善于通过墨分五彩的规律把众多色彩当成墨韵进行微妙的处理,以用色如用墨的方式随形赋彩,随类赋彩,让明暗关系、层次过渡、色调对比、冷暖呼应等等色彩关系统统笼于笔下,然后,以灵动的用笔调节色彩与水墨之间的融合,使水墨与色彩相融相冲,墨色交融,达到浑然一体的和谐,并在和谐中散发着多彩的艺术张力,画面既彰显着节奏,又充盈着韵律,还带有很强的装饰性。

当然,袁竹并没有因为注重意象的表达而忽略,或者干脆放弃对具象的关照。袁竹常常增加某一色相的面积,或者某一纯度的面积来主导一个具象的形态,用笔灵动自然,韵味天成。看似用笔,却非具体之笔,看似是墨,却非具体之墨,然而,那确确实实是笔的勾勒,墨的晕染,笔墨落于楮素之中,润物无声,一切韵味又都在悄无声息中生发出来,让具象之物与画面整体形成强烈对比,具象格外生动,意象充满生机,给观者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比如在《天高任鸟飞》《高山飞瀑》《抱朴》《圣山仙境》《故土》《向往》等等作品中,飞鸟、小船、屋舍、飞瀑、山体等等具象之物,袁竹写实,却不求形似,而是直取富有象征意义的内涵,用笔概括、简练,却神采飞扬,意蕴俱足。由此玻璃抽丝、细细品读,可以发现,袁竹的山水与齐白石的花鸟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在“似与不似”之间,写下“天然之趣”。所不同的是,袁竹的山水,云雾飘浮,峰峦显现,清溪渐开,忽淡忽浓,乍合乍离,若隐若现。画面水墨酣畅,色彩斑斓,境界苍茫超逸,幽静深邃,一种潜藏的抽象美,一种虚拟的距离美,蕴含着西方印象派的生动和谐、抽象派的丰富想象,也蕴含着中国画石涛的“山川与胸臆神遇而迹化”的新奇、米点山水虚实相生的率真。面对画面,仿佛进入了一个气韵天然而沁人心扉的诗境,不觉神思飞扬,心生浩荡。

画家建立自己的艺术风格,不仅仅要有深厚的笔墨功力、独特的艺术才华、高明的艺术见解,还要有渊博的学识,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独立艺术理论与艺术体系,这样才能成就非凡。袁竹就是一位蓄素守中,厚文养正的艺术家。几十年以来,袁竹立足山水,恪守着主流正脉之路,贯注着生命的力量,触类旁通,积学厚养。他通过对传统文化敏锐的洞察,捕捉游离的艺术胎息,在“独上高楼”中,耐住“昨夜西风凋碧树”冷清,尝尽了酸甜苦辣,也深深地感受到了悲喜爱恨,然而,苦也罢、累也罢,对艺术的夙愿始终让他欲罢不能。在多彩的世界里,他纵情自己,放飞梦想,享受柳暗花明的喜悦,感慨蓦然回首的精彩,营造出一个意在內韵、格调高雅的艺术空间,在那里,笔墨神韵记录着他的魅力人生,也彰显着灯火阑珊的华章。

作者:桑干,著名书画评论家,1978年生于安徽省太和县。2001年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同年,任职于人民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2013年担任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主任。《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民生电视》袭古创今栏目出品人,曾为国画大师范曾,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中国美协原副主席、北京美协原主席、北京画院原院长王明明,中国美协理事、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梁时民,中国美协理事、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张松,北京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美术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一级美术师郭石夫等多位全国著名书画家撰写长篇评论文章,在书画艺术界产生广泛影响。

艺术家简历:

袁竹,别号袁语奏、石竹山人,籍贯四川省德阳市,“逍遥画派”创始人,新蜀中七贤,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家研究会会员、中华志愿者书画院院士、中国教育联盟艺术教育终身客座教授、北京宣和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华英才》半月刊人物风采独家专访百年英才系列人物之一;《美联社》、《路透社》、《泰晤士报》、《时代周刋》、《真理报》《国际日报》《人民日报·欧洲网》专题报道艺术名人之一;2021年2月l日,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民生网》在文化栏目发表长篇文章《袁竹:超凡脱俗老庄道寄情山水任逍遥》;2022年8月15日,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民生网》在文化栏目发表著名书画评论家桑干长篇文章《袁竹:具象与意象交融 佳境与情感生辉》;2022年5月20日,《收藏快报》用两版通栏篇幅刊载先生九副作品和著名书画评论家史国澳撰写的文章《笔酣墨畅循于心境》。出版个人作品集:《中国当代名家画集·袁竹(大红袍)》《中国书画百家精品集(袁竹卷)》《中国当代书画名家袁竹邮册》《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册(袁竹)》《中国传世名家名作·袁竹作品集》《中国当代艺术名家·袁竹逍遥派画作品集》《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传承古今系列·袁竹逍遥画派作品集》等。